墓地到底有没有鬼[2]

无欢 灵异事件 2019-04-23 157

小编导读:在无尽的岁月里,历史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的未解之谜,有些真相已经无迹可寻,有些真相我们正在慢慢靠近,今后的日子里每天为您科普世间百态,话不多说今日科普话题:《灵异事件:墓地到底有没有鬼[2]》

 

公墓

 

 

我在墓地,穿可以做工的服装,如果有需要(捡骨太忙或不好处理),或有机会(家属不介意或不在场),就放下摄影机,与廖甲树一起挖墓、捡骨,以及叠骨,竟然因此常常分到红包。我特别喜欢捡老墓之骨。

 

由于年代较远古,棺木早腐朽,布料没有「隆」(nylon)的成份,衣裳早化尽,加上地久下陷,骨头嵌在泥土中,通常埋藏较深,而且移位,要使用镘铲细心挖掘,感觉像是「考古」。

 

捡好的骨需要清理、晒,才能叠置在骨瓮中。廖甲树经常同时曝晒好几副骨骸,排列在大墓公的水泥广场上。他能很有把握的分辨性别,且正确的依人体而排列骨头位置,尝试判断其岁数,并且「感觉」那人的生前样貌。

 

他有时会考问我某骨骸有多少岁,有一次我依头盖骨的密合程度,和腕骨与上腿骨末端之磨损,认为是60岁。廖甲树说,不能只看那。他拿起大股骨说:「你看骨头的轻重,60岁不会这么重!」他并且也拿脊椎的完好与否(老人多疏松易裂)来作标准。

 

许多人对于捡骨者或墓园的第一兴趣是问有没有灵异事件。为了回应这个大众议题,我自己偶尔也问他们。那些常在墓地的人,如市政府民政的驻公墓管理员欣惠、捡骨的义工师姐,与职业捡骨者廖甲树,都说没有。

 

甚至有一对老夫妻以拼凑的木板搭成卧室与厨房两小间,住在坟堆,都说「有鬼是骗人的」。倒是不常在墓地活动的人之间,偶有流言。如欣惠转述市公所清明节「扑草队」告知的故事。有一工人看到墓碑上女性死者相片,惋惜的说,这女人死得年轻。结果该死者连续三晚去找他,后来去拜拜才没事。

 

但是流言却能形成一股具有影响的力量。如迁墓消息公佈,有多数家属说「不理它,市政府不敢强制迁墓。就算它要强制,也没有人敢包工程!」他们绘声绘色的讲一些诡异传闻,推算市府不敢强度关山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