墓地到底有没有鬼[5]

无欢 灵异事件 2019-04-23 67
        小编导读:在无尽的岁月里,历史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的未解之谜,有些真相已经无迹可寻,有些真相我们正在慢慢靠近,今后的日子里每天为您科普世间百态,话不多说今日科普话题:《灵异事件:墓地到底有没有鬼[5]》

头骨 

 

 

人类学者都知道「什么人做什么研究」。照这样说,要做「捡骨人类学」,必须具备几个基本条件。第一,当然是对于死亡、尸体、墓地没有忌讳。

 

其次,对于无规画的墓园要有耐性。因为墓的形制、方位、高低不一,行动务必谨慎;且蚊虫出没,过敏体质者千万另选题目。此外,最重要的,当然是不可违背「『参与』观察」传统。

 

这有什么必要呢?有一次,廖甲树撬开棺盖,但无法整个移除,我马上放下相机,一头到棺盖下,用脖子、肩膀抵住,好让他在棺盖下慢慢捡骨。后来与他的朋友吃饭,他总是把这件小事提了又提,说我「不惜脚手」(台语)。他的朋友纷纷来问我各种问题,我享受Geertz参与斗鸡者仓皇逃亡之列,次日被问50遍的虚荣感!

 

这一段岁月过去了。回首我短短的学术旅程,从研究算命到气功至于捡骨,都不离身心。做为研究题材,我是在研究「他人」,但是做为研究主体,是「我」在研究。

 

我从他人看到了我,从而推想群体;我又从研究看到了人生,从而揣摩文化。研究工作是我的学术责任,而每一个研究阶段的主题,则是基于生命中的机缘。

 

如果说生命是一条长河,那学术何独不然。我感激我的水中有别人的水,那些过往与现在,无数人的哺育与祝福。

 

 

原文:我的捡骨岁月

分享: